<address id="hrxpb"><nobr id="hrxpb"></nobr></address><sub id="hrxpb"><listing id="hrxpb"></listing></sub>

      <address id="hrxpb"></address>
      <address id="hrxpb"></address>

      人民日報點贊“近場社區電商”會是下一個風口嗎?

      圍繞社區電商的輿論風向似乎正在發生變化。

      去年底社區團購熱戰正酣時,多家媒體曾批評社區團購模式,“人民日報評論”更是發文指出:互聯網巨頭“別只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當時圍繞社區團購的輿論焦點在于:平臺提供高額補貼,以低價獲客,擾亂了市場秩序,擠壓了小商販的生存空間。

      人民日報點評社區團購

      對此,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商務部召開規范社區團購秩序行政指導會,相關互聯網平臺企業參加,會議要求互聯網平臺企業嚴格遵守“九不得”,包括不得濫用自主定價權等。近日,市場總局針對社區團購低價傾銷現象,再次出臺嚴厲的處罰和監管措施。

      社區團購模式被處罰,被嚴管,被批評;數字化的社區小店卻被支持,被鼓勵,被點贊。

      6月25日,人民日報在《實體商業企業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加快推進——數字零售 體驗升級》一文中對實體商業數字化與智能化升級現象進行長篇報道。記者走訪濟南某社區小店、北京某智慧便利店、蘇寧家樂福等處體驗數字化購物,關注近場社區電商等數字零售新模式,呈現社區商業數字化的最新情況。

      近場社區電商

      這并非輿論180°大轉彎。人民日報批評、監管部門嚴管社區團購不是否定社區商業的創新,只是希望行業健康有序發展,不浪費社會資源,不破壞商業秩序,不傷害商業生態。社區團購需要得到規范發展,這已經是全社會的共識。人民日報點贊的社區近場電商,更像是順應社會共識的規范模式。

      或者說,社區團購與近場電商看上去做的都是“社區商業數字化創新”,實際上卻有不少區別:

      社區團購沖擊、過度利用了社區小商業生態,卻沒有在本質上提振社區商業。被批評與嚴管的社區團購模式,通過價格戰等模式培育市場、做大規模,這種低價傾銷是難以持續的競爭模式,短期內將擾亂市場秩序,長期看則會給產業造成傷害,侵蝕線下小店利益、沖擊社區商業生態,最終依然要社會消費產業來兜底。

      而近場電商,則是給社區小店提供成套的數字化與智能化能力,幫助其更好地做生意,讓社區居民買菜更便利,更實惠,更有品質,其對社區商業的價值是改造、升級與賦能。

      數字化成社區小店的燃眉之急

      社區商業越來越受市場監管部門與媒體的關注,并不讓人意外。

      商務部流通產業促進中心發布的數據顯示,我國約有600萬家線下零售小店,這些被稱為“夫妻老婆店”的商家貼身服務社區居民,每天服務2億消費者,是城市的煙火氣,也是城市經濟的毛細血管,2020年疫情期間,社區小店更是成為城市居民生活的有力保障。

      然而,由于數字化水平低,社區小店在用戶需求洞察、供應鏈效率、服務體驗上已明顯處在下風,特別是在面對來勢洶洶的社區團購、生鮮電商與外賣平臺等互聯網新物種時,更難以招架——即便這些“新物種”不采取價格戰這樣的競爭策略,其在選品、價格與服務上依然有競爭優勢。

      沖擊線下零售小店的是社區團購,但是提振小店的反而是數字化技術。數字化轉型已成為各行各業的必修課,對社區小店來說,更是火燒眉毛。作為社區生活服務的根基,小店經濟關系到就業與民生,正因為此,推動與引導它們進行數字化升級與智能化改造,成為各界共識,這個行業需要一次建立在數字化基礎上的頂層設計。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深入推進服務業數字化轉型”,培育眾包設計、智慧物流、新零售等新增長點,在“加快數字社會建設步伐”部分更是明確要推動購物消費、居家生活、旅游休閑、交通出行等各類場景數字化,打造智慧共享、和睦共治的新型數字生活,“推進智慧社區建設,依托社區數字化平臺和線下社區服務機構,建設便民惠民智慧服務圈,提供線上線下融合的社區生活服務、社區治理及公共服務、智能小區等服務。

      去年7月商務部等7部門聯合印發《關于開展小店經濟推進行動的通知》,支持電商平臺為小店提供批發、廣告營銷、移動支付、數據分析、軟件系統等數字化服務;今年5月商務部等12部門又發布《關于推進城市一刻鐘便民生活圈建設的意見》,支持便利店、生鮮超市、前置倉等進社區。

      人民日報《實體商業企業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加快推進——數字零售 體驗升級》一文,開篇就指出:“適應消費升級需求,支持新型消費發展,應大力發展流通新業態新模式,推動實體商業企業加快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和跨界融合,為傳統門店和社區小店打造數字化供應鏈體系,實現線下人、貨、場的精準匹配。”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正是人民日報點贊的“近場社區電商”模式。

      行業一直在思考與探索“什么才是健康的社區商業?”,現在看來,近場社區電商或許就是社區電商的最優解,也是小店數字化升級的大方向。

      什么是社區配送的最優解?

      生鮮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有數據顯示中國內地生鮮電商的交易規模,從2012年的10.05億到2018年的1449億,整體規模翻了15倍。這也是為什么這些年盡管沒有一家生鮮電商敢說自己完全賺錢,依然有眾多的企業和資本押注這一賽道。從 O2O 到垂直電商再到社區團購,再到今天的前置倉到家,大家都在努力尋找一張萬億規模生鮮市場的入場券。

      通過叮咚和樸樸的兩個案例,我們可以總結前置倉到家模式有三個特點。

      1. 定位一線城市和部分二線城市,走區域式布局

      不論是叮咚還是樸樸,還是迅速入場的美團買菜,都是先在一個區域建立起一定的競爭優勢之后,再逐步拓展新的城市區域。叮咚買菜從上海到蘇杭,樸樸從福州到廈門,再選擇武漢或深圳,美團上海到北京。他們選擇的都是一個區域內人口密集,經濟發達,物流條件成熟的城市群。

      2. 定位在年輕消費群體,主打便利和品質

      中大型城市的年輕群體,工作生活節奏快,希望在更短的時間更高效地解決買菜做飯這件事。而之前的水果生鮮電商,也完成了對這部分用戶到家模式的市場教育,養成了他們的消費習慣。這部分消費群逐步成家立業之后,以家庭為單位的到家服務需求開始提升,叮咚樸樸們通過線上下單線下半小時內到家,提供一定品質,性價比較高(至少目前在補貼情況下是高性價比)的商品和服務來占領年輕消費者群體的消費心智。

      3. 蔬菜為核心品類切入,以高頻低價建立高流量入口

      相比以往水果配送到家,蔬菜能夠讓用戶更高頻地訪問產品,理論上復購率會更好看。這樣的邏輯也符合三級火箭理論中先通過免費或低價產品吸引流量,再通過價值更高的商品服務完成商業閉環設計。

      前置倉到家模式獲得資本扶持,滿足用戶對高效買菜的客觀需求,發展早期在一二線城市容易快速切分超市、社區生鮮門店的市場。

      和傳統電商相比,前置倉到家模式離消費者更近,配送效率更高,用戶體驗更好。而與生鮮超市和社區生鮮店相比,選址要求不如店鋪高,租金成本更低,不需要過重的門店裝修成本和門店運營成本。

      盡管相比傳統生鮮電商模式,前置倉到家模式具有一定的優勢,同時客觀上也滿足了用戶對于效率和品質的需求。

      近場社區電商或成中心戰場

      傳統電商在國內增長變慢,行業早有共識。電商行業的增量到底在哪里?下沉市場、社區場景、海外市場、生活服務電商……等等都是行業在挖掘的新增量,每個領域都有現象級公司。

      社區零售場景尤為熱鬧,創新層出不窮。正如我此前在一篇文章所言,零售終極PK的就是誰能距離消費者更近,社區是貼近消費者的絕佳場景,不容有失。在社區零售場景,前些年最火的無疑是社區團購與生鮮電商,社區團購因為傾銷補貼被批評、被嚴管,現在發展趨于理性;生鮮電商前置倉風靡一時,核心依然是將商品放到距離消費者更近的地方,解決了送貨時效的問題,卻無法聚集客流,也難以降低物流成本。

      近場社區電商將成為社區電商的新方向,也將成為電商行業競爭的新焦點。

      不論是工業品下行還是農產品上行,傳統電商即遠場電商解決的是跨區域的資源配置和供給與需求匹配問題,淘寶是典型代表。在社區零售中,社區團購與前置倉的本質均是傳統遠場電商:前者將物流環節交給點位,需求聚集則應用團長組織的社群拼團模式;后者建設了一套更適應生鮮產品的即時物流體系,它們都是在解決資源配置與供需匹配,未能盤活區域內資源。

      脫離價格補貼后的社區團購,顧客下單需求明顯下降,幾家領先的平臺至今依然未能在補貼之外,通過合理的供應鏈優化形成價格競爭力。本質問題,還是出在社區團購從一開始的模式設計,優先是為了有利于平臺的批量出貨,以及前端營銷+履約服務的減負,而非為了解決社區居民購買體驗的一站式升級。通過合理價格買到有品質商品的健康購物體驗,并不是社區團購模式的自帶功能。

      近場社區電商則塑造了一套數字化供應鏈體系,實現線下人、貨、場的精準匹配:通過消費終端(小店)聚攏確定性的需求,反向推動源頭制造業和農產品基地的定制化供應,通過物流、商流、信息流、資金流“四流合一”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減少損耗、提升價值,促進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利益鏈的“四鏈重構”。

      近場社區電商特質有二:

      一是“近場”,離消費者更近的貼身服務具有傳統電商“送貨上門”不可替代的價值;

      二是“社區”,發揮存量小店資源,撬動社區消費場景。

      對于近場社區電商平臺來說,“螞蟻雄兵”式的百萬夫妻門店,在數字化技術的助力下既可以做社會化前置倉,還可以借助阿里MMC的資源,成為全新一代的社區綜合服務與零售場景,打造數字經濟的一攬子能力閉環。它們成為平臺豐富SKU的分發終端,以更低成本的模式解決物流問題的同時,聚集需求、聚合服務、創造流量與沉淀數據。從結果來看將形成如下優勢:

      提供更加廣泛的快消與生鮮供給,社區團購/生鮮電商的品類都比較有限;

      給用戶更好的服務體驗,這是小店的強項,社區團購可能需要去一些角落提貨,不方便、很陌生;

      擁有更低的經營成本,不需要大規模建設昂貴的前置倉,不需要補貼獲客,不需要即時物流。

      近場社區電商更可持續、更加健康,更有望跑通,或許會是社區電商的最優解。我們看到越來越多電商巨頭在布局近場社區電商,至少已有對應雛形。

      助力社區實體商業數字化轉型,推動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的數字零售,不少互聯網平臺都想到了——就像阿里當年提出“新零售”后,余下電商平臺打著不同名目做新零售一樣。

      近場社區零售是潮水的方向,大家都看到了,關鍵看落地能力。

      其實更早發現社區小店的價值的不是阿里。早在2015年1月,支付平臺拉卡拉就視圖通過“身邊小店”去改造社區門店,奈何當時數字供應鏈、消費習慣等等都不成熟,而拉卡拉的核心能力是基于POS機的支付解決方案,想要撬動社區商業心有余而力不足。雖然當時順豐嘿店與京東生鮮電商都在發力線下零售,但都沒有拉卡拉的門店資源,拉卡拉做社區電商O2O最大的競爭對手可能是阿里。

      阿里現在還沒有行動起來,但是支付已經在布局了。與數萬家便利店達成了合作,并且正在擴張,雖然暫時與拉卡拉不在一個量級,但正在追趕。阿里的地網起來后,未來這些店就是阿里大平臺的淘寶店。阿里在資金、用戶、供應鏈各方面的資源張力,無需贅言,前面提到的拉卡拉具備的優勢,阿里都可以建立起來。拉卡拉現在要做的是,在阿里入局之前,趕緊跑,跑得越遠越好。

      基于海量社區小店開展社區電商業務,只不過這件事情今天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近場社區電商。

      售前咨詢熱線

      021-68094600

      在線咨詢

      Copyright ?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微核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5037786號-3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7834號